中國金融情報局網-關注品牌質量,聚焦時代發展!

網站首頁

中國金融情報局網

羨慕!雷軍送這個男人一千克金磚 430萬投入獲超2億回報

當前位置:中國金融情報局網 > 公司 > 正文  2019-04-29 15:16:53 來源:雷帝觸網

拉卡拉CEO孫陶然今日透露,小米CEO雷軍因為天使投資了拉卡拉,推動了他做起了天使投資人,陸續天使了30個公司。

雷軍還跟兄弟們約定,誰做出一個10億美元的上市公司,他個人送一塊一公斤的金磚。

“俞永福有一塊、李學凌有一塊、好像還有幾個雷家兄弟有,今天我也有了一塊,開心。”

雷軍給孫陶然送的金磚

據雷帝網了解,俞永福是因為將UC瀏覽器做大,李學凌則是因為歡聚時代,拉卡拉則是因為近期在深交所上市,當前市值達到211億元。

雷軍說,當初為了激勵孫陶然創業,隨口就吹了牛。“說陶然,如果你能干個十億美金的上市公司,我作為一個小小股東,我要送你一塊金磚。”

“我以為陶然忘記了,結果今天陶然在微博上跟我要金磚,我真的為陶然準備了一塊金磚。我說到做到,不要說我忽悠你,真的是金磚。”

雷軍430萬投拉卡拉獲超2億回報

拉卡拉上市發行前,聯想控股持股為31.38%,為大股東;孫陶然持股7.67%,為第二大股東;達孜鶴鳴永創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為5.58%;

孫浩然持股為5.39%,陳江濤持股為5.01%,戴啟軍持股為3.24%,中國大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持股為2.87%;

藍色光標持股為1.72%;鄧保軍持股為1.26%,小米CEO雷軍持股為1.13%。其中,雷軍為拉卡拉天使投資人。

拉卡拉上市后,雷軍仍持有1.02%的股權,以拉卡拉市值計算,這筆股權價值達到2.14億元。

據拉卡拉的招股書顯示,14年前,雷軍投資拉卡拉的總資金為25萬元,這意味著雷軍這筆投資給雷軍帶回了超過800倍的回報。

拉卡拉早期股權結構

2012年3月,當時出任拉卡拉董事的雷軍還曾將持有的343萬元出資額轉讓給聯想控股,作價3.45元/出資額,總金額1183萬元,并在套現后退出了董事會。

如果算上這部分的價值,雷軍從拉卡拉這筆投資中獲得的收益就會更高。

雷軍出席拉卡拉上市答謝晚宴

雷軍昨日也出席了拉卡拉在北京舉辦的上市答謝晚宴,并發表演講,并引用了孫陶然的一句話:所有成功都是九死一生的結果。

雷軍和拉卡拉CEO孫陶然是同齡人,稱認識陶然24年,看著陶然經歷的14年創業。“我特別同意陶然的觀點,就是所有的成功都是九死一生的結果。”

“以經過14年的坎坷、艱難險阻,拉卡拉成功的上市了,不僅僅是給拉卡拉全體員工,也給所有的創業者一個巨大的鼓舞,有志者事竟成。”

雷軍透露了投資拉卡拉的細節,稱“網上都在算我賺了好幾千倍,說實在我這個天使投資人真的是幸運多了,因為我是陶然的好朋友,他要創業,請我幫他融資,結果不小心幫成了股東。”

據介紹,當初雷軍把孫陶然推薦給了聯想控股的朱立南,跟朱立南介紹了兩個小時,極盡溢美之詞,介紹完之后朱立南一句話就給雷軍撂倒了。

不過,雷軍投資的不是25萬,而是430萬。“朱立南說,這個項目這么好你為什么不自己投呢。我說好,我干,就投了430萬人民幣。”

雷軍說,正是因為投了陶然430萬人民幣,后來發現其實對創業者來說,第一筆錢是最難的。因為當時雷軍自己創業的時候找第一筆錢也是特別特別難。

“所以后來從陶然開始,我自己投了大概30個項目,幫陶然融資最大的好處是逼著我自己成了天使投資人,如果朱立南不激將,我也賺不到今天這么多錢。”

孫陶然揭秘為何拉卡拉看不見了

當前,外界對拉卡拉也有一些質疑,主要是在微信與支付寶的天下,拉卡拉是否還有存在的價值。對此,孫陶然做出了解釋:

拉卡拉所處的支付行業以及支付周邊的金融科技、金融服務行業高手如林,無論是BAT、銀行還是銀聯,都是實力超級雄厚的選手。

在這樣一個充分競合的市場,拉卡拉能走到今天,用同行幾十分之一的投入,能夠讓拉卡拉今天還位列第一陣營,并且在方方面面都保持著一定的潛力。

主要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是創新。拉卡拉一直在不斷尋找未被滿足的消費者需求,或者希望用更好的方式滿足他們的需求,通過創新尋找和擴大拉卡拉的生存空間;

第二個是走正道。拉卡拉一直堅信走正道雖然可能會讓拉卡拉走的慢一點,但是可以讓拉卡拉走得持久,并且最終走向終點;

第三個是強大的拉卡拉企業文化。拉卡拉凝聚了一批志同道合、有非常強的主人心態、非常強的使命必達信念的小伙伴。

孫陶然說,走到今天的拉卡拉也面臨著一些挑戰,比如說過去的一段時間里面被提問最多的兩個問題:

第一個是說曾經的移動支付老大今天有誰還在用。這主要是因為拉卡拉當年覆蓋了全國的便利店,為大家提供信用卡還款、繳費轉賬等服務,這些服務太剛需、太普遍,所以很多人印象深刻,拉卡拉名氣很大。

而現在拉卡拉的業務主體發生了變化,從用戶自助模式變成了店員操作模式,所以大家感覺好像拉卡拉看不見了。

實際上,五年前拉卡拉只有十萬臺終端,今天拉卡拉拉卡拉有1900萬臺終端;五年前拉卡拉每天的交易筆數是100萬筆,今天拉卡拉每天的交易筆數是3000萬筆;五年前拉卡拉每年的收入是2億多,去年拉卡拉的年收入是56億……

大家感覺拉卡拉好像少見了,是因為原來拉卡拉是自助終端,每個人使用的時候是自己使用,對拉卡拉的終端感覺很強烈,而今天拉卡拉是站在商家的后端由收銀員操作,在你刷卡和掃碼的時候你并不注意你使用的是拉卡拉的服務。

孫陶然說,其實如果你留心,你會發現收銀員手里那臺藍色的POS上印著拉卡拉的LOGO。

第二個問題是很多人問面對強大的微信和支付寶,拉卡拉怎么生存?

孫陶然說,答案很簡單,共存共榮。微信和支付寶是賬戶,拉卡拉是POS機,賬戶是付款方,POS機是收款方,就像鑰匙和鎖,就像螺絲和螺母,每一筆交易都是一個賬戶方和一個收款方。

實際上,正是微信和支付寶掃碼支付的興起,推動了拉卡拉的市場份額進一步上升,沖到目前坐二望一的位置,因為拉卡拉是第一個大規模在自己的收單系統中受理掃碼的收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