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金融情報局網-關注品牌質量,聚焦時代發展!

網站首頁

中國金融情報局網

強硬裁撤代理商 餓了么全面直營仍需過關斬將

當前位置:中國金融情報局網 > 公司 > 正文  2019-04-18 16:29:16 來源:華夏時報

華夏時報(www.chinatimes.net.cn)記者 張杰 北京報道

餓了么強勢植入學生試卷和最高26%的平臺傭金率等事件還懸懸未決,近期又遭遇多省份代理商指責其“霸王清理”。

4月15日,有餓了么代理商向《華夏時報》反映稱,正遭遇餓了么的強制霸王清理,而且還有部分省份的代理商舉著橫幅維權。“拉橫幅維權實屬不甘,餓了么強勢清理不講理邏輯,而近兩天隨著媒體報道持續,餓了么已主動出面解決溝通。”有接受記者采訪的代理商向記者坦言,目前與餓了么的協商還在談判中,不便多說。

強勢整合百度外賣(現已更名“餓了么星選”)受挫之后,被美團碾壓的餓了么似乎正通過強勢對舊代理商加碼清除全面布局直營市場,此舉是此前代理商清退的繼續還是新一輪代理商清退的開始?

再強勢清理代理商

雖然餓了么和百度外賣的整合已久,但其清理初創代理商的手腕似乎更加強硬,似乎不管代理商是否有錯,且一律一刀切,甚至有代理商還假借各種借口無理短信取消代理資格。

“之前看好餓了么在外賣市場的潛力,才愿意代理和開拓本地市場,而今卻因一條短信和新的借口被取消代理資格,實在感到憋屈。”一位不愿具名的云南代理商告訴記者,拉橫幅抗議也是無奈之舉,也想爭取與餓了么公平談判的及機會。

記者了解到,這位不愿具名的代理商2016年開始代理云南部分市場。 據代理商告訴記者,2016年拿到代理權之后,一直堅持將這份代理做成長期生意,沒想持續靠平臺過躺著賺錢的日子,不但每年線上投入100多萬元,而且還每月還線上線下發力補貼,特別是2019年,希望再度發力市場,單是2019年3月份線上投入就高達40萬元,線下推廣投入10多萬元。

“然而這一切卻被一條清退短信打破了這份平靜。”據此前媒體報道稱,該短信顯示,因違反原協議的內容,行使單方面的解除協議權利,自通知之日起48小時后將關閉權限賬戶。落款為“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有限公司”?,F在王先生的賬戶已被強制關閉。

根據此前媒體報道,20多家“餓了么”地級市獨家代理商聚集在大理古城南門,舉著橫幅維權。橫幅上寫道:“餓了么還我血汗錢”,“拿代理商當炮灰,投資百萬血本無歸”等標語。當時就有代理商表示,拉出橫幅維權實屬無奈之舉,目的是希望能夠得到妥善解決。

”此前辛辛苦苦打下的市場,如果就這么被清退,我們無法接受。”另有代理商還質疑稱,在合同未到期的情況下,餓了么總部通過各地區渠道經理單方面電話告知部分獨家代理商,清退其代理權限,代理商并未看到實際的解決方案文書,僅為短信傳達,辛辛苦苦打下的市場,如果就這么被清退,我們無法接受。

然而對于此次清退代理商,餓了么接受《華夏時報》采訪的相關負責人表示,此次“未經同意私自變更公司股權結構,并將站點私自外包”以及“未完成雙方約定的城市業務目標”,就是觸發了清退規則。其中,蒙自代理綿陽市吉茂物流有限公司,在2018年,未完成雙方約定的城市業務目標,符合協議清退標準。

不過代理商并不認同。 “我變更股東是在簽約合同之前,而且是減少股東。這只是他們的借口。”來自西雙版納的王先生在媒體上表示。

當《華夏時報》記者要餓了么提出清退標準細則時,餓了么官方搪塞回復記者稱,與代理商簽訂的合同有多條規則,不好一一介紹。僅表示整個清退過程合理合法。“根據雙方協議要求,餓了么嚴格按照合作約定,通過代理商后臺系統和短信通知兩種方式。”該人士稱。

不過日前,該事件在輿論的持續發酵之下,餓了么又低調開始改變策略,想通過公平的談判來挽回此前因強制清退而留給代理商不良的話柄。

“現在餓了么已經跟我們談了,要求我們不要向媒體爆料太多,目前雙方在談判中。”另一位接受記者采訪的代理商告訴記者,我們說的太多可能對談判不利。

《華夏時報》記者查閱資料發現,從此前接手百度外賣(現在更名餓了么星選)開始,餓了么一改此前對代理商溫和的態度,不管是餓了么老代理商還是百度外賣代理商,餓了么不斷對代理商提出新的目標和業績考核,將部分地級市由城市獨家代理商模式轉為餓了么總部直營?;蛟S正因為如此,一場場代理商維權事件連續上演。

“此次事件似乎是餓了么重整旗鼓,開啟全面自營模式的第一步,對于未來,餓了么有全面取締代理商,采取直營模式的發展思路。” 有業內人士對記者分析說,餓了么已經宣布開啟進軍三四線的發展思路,不過從財力和物力上來看,依靠代理商崛起,并且有融資壓力的餓了么,目前還是顯得力不從心。

資金鏈緊張再來襲?

“此種困境也是最初過于依賴代理商而釀下的苦果,試想如果沒有當初大面積’攤餅’,也沒有今天的餓了么,而過度依賴代理商,最終也會讓餓了么嘗到收權的惡果。”一位長期觀察外賣行業的資深人士對記者分析說,過高的KPI也是收權的間接表現。

據此前數據顯示,2016年,餓了么占據外賣O2O市場份額的34.6%,排在首位,這與各地代理商的努力是分不開的。

“此次各種理由清退背后,其實是餓了么對代理商的標準加高了,雖然說部分是為直營讓路,而更多的是選擇資金量雄厚的代理商,這似乎也跟餓了么全面鋪開代理模式的資金壓力有關,可以收取更多的代理費和更強力度的布局市場。”一位業內觀察人士對記者分析說。

餓了么對記者的回復中還表示,餓了么過去一年多的快速發展,正在吸引更多代理商積極加入,未來,餓了么也繼續歡迎更多的代理商伙伴加入到這份事業里來。

“可見餓了么還是希望有能力有資金的代理商加入,畢竟幾經波折而進入阿里系之后,還是要以強勢的態度,希望通過更大的力度在全面進入阿里系之前展示新的面貌。”上述人士對記者分析分析稱,而在此前的餓了么在F輪“系列”融資時就存在很大的爭議。

此前媒體報道曾引述一位投資人聲音表示,“(F輪融資金額)水分肯定不小”。也有報道稱,餓了么此次融資股份稀釋很大,稀釋股份達40%,“餓了么若當時無法完成大筆融資,可能會面臨資金鏈斷裂”。

最終餓了么在IPO難產以及融資難的困境下,去年4月,阿里巴巴聯合螞蟻金服,以95億美元對餓了么完成全資收購;從此,餓了么全面融入阿里生態。

“餓了么對代理商的渴望本身也是對資金的渴望,更能說明餓了么并沒有充足的資金全面實現直營模式,其發展的根基依然依賴代理商,餓了么要實現全面的直營似乎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另有業內人士對記者分析說,特別是高額并購千瘡百孔的百度外賣之后,代理商的份額更是增加,資金缺口更是增大。

4月18日,當記者再次以代理商的占比對餓了么進行采訪時,截至記者發稿,餓了么針對此事并沒有具體的回復。

全面歸入阿里系之后,堅持做強直營的餓了么其與占比巨大份額的代理商將扮演怎樣的角色?如何完成向直營的全面轉換?對此,本報記者將會持續追蹤報道。

責任編輯:黃興利 主編:寒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