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r1ghp"><noscript id="r1ghp"></noscript></tbody>
      1. <span id="r1ghp"></span>

        <dd id="r1ghp"><pre id="r1ghp"></pre></dd>

      2. <tbody id="r1ghp"><pre id="r1ghp"></pre></tbody>

          <dd id="r1ghp"><pre id="r1ghp"></pre></dd>
          1. 中國金融情報局網-關注品牌質量,聚焦時代發展!

            網站首頁

            中國金融情報局網

            馬化騰評ofo潰敗因一票否決權,漠視用戶卻無人提及

            當前位置:中國金融情報局網 > 公司 > 正文  2018-12-21 16:18:53 來源:藍鯨TMT網

            Ofo退押金排起的長隊,完勝多年來春運火車票窗口的壯觀景象。

            12月20日晚間消息,針對ofo陷入的困境,馬化騰朋友圈評論指出,問題在“veto right(否決權)”。

            文/于小京、亦嵐

            有騰訊內部人士轉發有關ofo的評論文章《誰殺死了ofo》,并援引文章內容:如果說ofo的成功是過去幾年中國市場資本力量無往不勝的幻覺,那么ofo的潰敗則是這種幻覺的破滅。

            該人士進一步指出,ofo排斥智能化,在智能化浪潮中必然不堪一擊,資本最終也無能為力。而馬化騰認為,原因“不是這個,是一個veto right(否決權)”。該報道稱,據知情人士透露,在ofo董事會中,戴威、滴滴、經緯都有一票否決權。

            然而,事實上ofo的潰敗果真是一票否決權嗎?如此漠視用戶竟然無人投反對票?

            “一票否決權”導致管理混亂

            權利過于集中在一個公司管理者身上,會帶來隱患;但公司過于“民主”,也寸步難行。

            對于馬化騰所說的“veto right”,歡聚時代CEO李學凌在朋友圈中的觀點與其不謀而合。他認為ofo的死因在于一票否決權被交到了太多人手中:戴威、滴滴、經緯、阿里。擁有否決權的太多,導致什么事都通過不了,更是留下了太多法律漏洞,給公司帶來致命威脅。

            文/于小京、亦嵐

            在今年下半年,ofo曾傳出一系列的收購傳聞,據藍鯨TMT在業內了解,部分消息并非空穴來風。一直難以談妥的收購事宜背后,恰恰反映出公司缺少能敲響決定性一錘的關鍵人物。

            自今年7月開始,ofo相繼傳出被滴滴,螞蟻金服收購的消息,估值也從15億美元步步下跌。最終,藍鯨TMT完成了最后一棒“接力”:哈啰出行與ofo洽淡收購事宜,并得到了哈啰出行執行總裁李開逐的公開證實。

            法律界人士撰文建議,創業公司在一票否決權問題上,應在公司章程和股東協議中明確自己在某些特殊事務上否決的權利,并且表決方式也不應為需經公司全體股東同意。

            押金問題是共享單車的

            眾所周知,騰訊當年投資滴滴打車,阿里投資快的打車,兩家曾赤身肉搏了半年,各自燒了幾十億后,在資本的撮合下合并成滴滴出行。ofo,摩拜等各家共享單車同樣也都深陷在流量戰爭中。

            根據艾媒咨詢發布的《2018上半年中國共享單車行業監測報告》顯示,在今年5月,ofo與摩拜移動端應用活躍人數分別達到2937.7萬人與2526.6萬人。

            龐大用戶基礎的背后卻是變現乏力。管理問題的解決也許可以讓ofo也像摩拜一樣尋得歸宿,卻解決不了共享單車的變現問題。

            在今年4月4日,摩拜被美團點評收購。有了美團作為大股東,摩拜看似有了與ofo截然不同的命運。但實際上,沒有美團,摩拜步履維艱。

            美團點評的招股書顯示,摩拜的具體風險包括自創立以來一直存在的巨額虧損和業務需要動用大量資金來應對現金需求,在今年4月這一個月內,摩拜的凈虧損便達到4.08億元。能否按照業務策略,將二者業務整合,實現節省成本的預期協同效應,還未可知。

            共享單車長期以來做的都是重資產的流量生意,卻并沒有形成一個有效的商業模式。除了瘋狂在全國擴張,便是通過各種方式砸錢來刺激市場。在這樣的條件下,融資能否經得起這樣的消耗存疑。而在今年初,小鳴單車破產的細節曝光后,讓人們意識到,共享單車企業還能通過其他隱晦的方式來推動企業。

            “小鳴單車破產工作信息”公眾號中發布的公告顯示,在2017年之前,小鳴單車還能夠部分依靠融資來進行線下布局,但到了2017年,支持其生存的便是用戶的押金。用戶存在小鳴單車上的錢被公司主要被用來購買單車和車輛運營,這筆開支占到了2017年公司全年開支的77.82%。

            藍鯨TMT此前曾獨家報道ofo與摩拜挪用押金。

            2017年11月30日,據藍鯨TMT報道,因市場擴張成本高企,摩拜和ofo小黃車兩家單車企業資金告緊,已經開始挪用用戶押金填補缺口,挪用總金額高達60億元,自行車廠以及公關公司等供應商的付款也均已暫停。

            2018年4月3日,藍鯨TMT獨家報道美團將收購摩拜,“摩拜挪用用戶押金60億元人民幣,供應商欠款約10億人民幣,債務總額合計超過10億美元。”

            用戶的押金即便交給第三方存管,實際上也是形同虛設。業內人士指出,存管不對交易的真實性負責。一旦進了關聯賬戶,錢就失控了。“只有托管業務,銀行才會關注資金流向是否打去項目相關的公司。說白了,存管業務就是企業為了給自己增信,反而壞了銀行的名聲。”

            ofo潰敗根本原因是漠視用戶

            公開數據顯示,目前,已經有超過1000萬名ofo用戶在線排隊,申請退還押金。讓人揪心的是,北京已經到零度左右,然而在ofo北京總部退押金現場,排隊用戶從5樓排到街上,甚至電梯口水泄不通。

            盡管ofo官方說法是,并無現場退押金情況,線上和線下退押并無區別。但是網絡不斷傳播,一個用戶冒充外國人成功退款的消息。對用戶歧視問題,截止目前仍然在ofo官方網站發生。記者試圖通過線上退款,卻很難找到退款入口,通過人工解決,而排隊在50位以上(如圖)。

            文/于小京、亦嵐

            有用戶表示,申請ofo小黃車的押金退款有兩三個月之久了,依舊未果。Ofo這種目無用戶的問題并非在資金出現斷裂時才發生的。

            Ofo壞車的問題,無須多說。記者調查發現,ofo 使用過程不人性化的設計,頻繁出現:用戶打開ofo AP后,輸入車的編號,獲取該車四位數字密碼,再將密碼輸入至機械鎖,解鎖使用。輸入密碼后,立即開始計費。多收費現象屢有發生,投訴之后,遲遲不解決。

            而一旦這些問題被媒體曝光之后,ofo耗費更多精力不是解決用戶問題,而是發起媒體公關。有媒體報道稱,ofo的人說,媒體對ofo小黃車謠言,就像月經一般。于是,頻繁地出現官方辟謠字樣,而沒有實質性的市場動作。

            倒是一些別有用心的商家開始忽悠用戶,據《電商報》報道,近期淘寶、閑魚等平臺上有不少商家提供ofo代退款服務,服務價格從0.01元到100元不等,用戶真假難辨。而波場創始人孫宇晨承諾幫ofo退一萬人押金,頻蹭熱點難改非議。

            Ofo試圖通過拖延方式“留住”用戶,在資金捉襟見肘時,可以理解。然而,與用戶缺乏必要的溝通,導致了大的擠兌潮。

            共享單車挪用用戶押金,維持生計,這種盈利模式一直受到用戶的詬病。早在2017年11月30日,藍鯨TMT曾獨家報道ofo與摩拜資金告急,挪用用戶押金填補資金缺口(詳見:《獨家:摩拜ofo被曝資金告緊 已挪用60億用戶押金補缺口》)。然而,這種現象并未引起ofo以及相關監管層的重視,而是通過“緊急辟謠”將用戶目光轉移至“退押金”,有關押金管理辦法的討論再一次被延緩。

            于是,ofo一年來一直面臨的問題就變成了“退押金”問題,禍不單行的是,行業普遍面臨著押金問題。哈啰出行CEO楊磊表示,中國共享單車有15億元人民幣押金因企業倒閉而無法退還消費者,涉及到六七百萬用戶。

            從用戶發現押金“消失”,到企業主動嘗試消滅押金。共享單車的押金正在被時代拋棄。整個2018年,ofo圍繞押金問題做最后一搏,然而,草木皆兵。7月紅包年卡剛推出便遭到用戶投訴,認為其在誤導混淆押金,可以看出,退押金難也導致了ofo的信譽危機,ofo徹底被用戶拋棄。

            媒體使用“1000 萬用戶「逼死」ofo,”毫不夸張。在今天出現了這種擠兌風潮,戴威被列入了不誠信的人,ofo內部終于想到了用戶,發出這樣的豪言壯語:不逃避,勇敢活下去,為我們欠著的每一分錢負責,為每一個支持過我們的用戶負責。

            對于這種空頭支票,用戶只能用腳投票:ofo不要死,先退了用戶押金在上路吧。